我最初被确诊为肥厚型心肌病时,医生